红酒百科

犯人酿的葡萄酒,你敢喝么?

意大利戈尔戈纳岛(Gorgona)

一群锒铛入狱的囚徒,一些品质上乘的美酒,本来是毫无关联的两样事物,如今却化作了一段鼓舞人心的佳话……
 

乘船从托斯卡纳海边小镇里窝那(Livonrno)出发,大约一个小时后,一座郁郁葱葱的小岛就会印入眼帘。再靠近些,就能看到伫立在海边的排排房屋,阳光照射在陶土色的屋顶上 ,反射出一道道耀眼的光芒,一条鹅卵石小路在白色沙滩上绵延穿梭,岸边的码头上还修建了一座跳水台。这片宁静祥和的景色就是故事的发生地——戈尔戈纳岛(Gorgona)

 

下船上岛,沿着山坡向上走,不远处就是一片菜地,里面见缝插针地栽种着西红柿、茄子、西葫芦、茴香和罗勒,旁边不远处还建着一个猪圈。这个小岛上还可以出产奶酪、面包和蜂蜜,由于地理位置比较偏远,所以小岛居民就过上了这种自给自足的田园生活。

 

许多知名的演员和歌唱家都曾造访过这座小岛,但吸引他们前来的理由既不是那美丽宁静的地中海风景,也不是岛上居民亲近自然的起居生活,而是一些由这里出产的“特殊”白葡萄酒。这些酒的特殊之处就在于所酿之人并非专业酿酒师,而是那些关押在小岛上的重刑犯们。 

自1869年起,戈尔戈纳岛就成为了一处罪犯的流放地,如今这里仍然关押着70名身负重罪的囚犯,他们都处于长期监禁的最后阶段。戈尔戈纳监狱每年都会收到许多罪犯的转狱申请,他们希望能转移到这座小岛上继续服刑。原因就是小岛上宽松自在的环境与弗洛伦萨拥挤不堪的监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弗洛伦萨,罪犯们每天囚禁在小牢房里的时间多达22个小时。 

但在戈尔戈纳,罪犯们只有在晚上才会被限制自由,白天他们可以从事各种各样的劳教工作。而且监狱和岛上的村庄并没有特定的地界限制,这是因为罪犯们都深知触犯条例后的严重后果。这种相对自由的监禁模式对罪犯的身心改造似乎也更为奏效:关押在此处的罪犯只有20%的再犯率,而别处罪犯的再犯率则高达80%。

 

当允许犯人酿造葡萄酒的事迹被外界所熟知后,就有越来越多的申请者请求转入戈尔戈纳继续服刑——哪怕监狱并不允许犯人饮用自己所酿的葡萄酒。

 

自2012年起,这座小岛上就开始出产葡萄酒了,这是监狱当局与意大利著名葡萄酒家族“花思蝶(Marchesi di Frescobaldi)”共同合作的结果。花思蝶家族有着700多年的悠久历史,如今他们在托斯卡纳地区的六座酒庄可以年产1100万瓶的葡萄酒,而家族第三十代掌门人Lamberto Frescobaldi则亲自操刀了这项“冒险”的酿酒计划。

“在2012年夏天,我们收到了意大利里窝那监狱部门的一封来信。信中说,他们想要启动一项监狱葡萄酒计划,以促进囚犯们的身心改造,因此联系了100家酒庄,希望能够得到赞助与支持。然后我们就回复,没问题,我们愿意提供帮助。 ”

“那会儿我和监狱主管Maria Grazia Giampiccolo会面时,已经到了八月的第一个礼拜了,时间非常紧迫,所以事不宜迟,我们马不停蹄地就定好了当年的酿酒计划。我曾问过她为什么要选择我们酒庄进行合作,她说,因为只有你们给了我们回复。

                                              

 

罪犯的尊严感 

 

虽然颇具挑战性,但幸运的是,他们并不需要从零开始。

 

在1989年,戈尔戈纳小岛上就曾开辟过一片一公顷大小的葡萄园,里面种植着白葡萄品种维蒙天奴(Vermentino)和安索尼卡(Ansonica),以及四排红葡萄品种,但由于疏于打理,这片园子很快就变成了杂草丛生的荒地了。

 

直到2008年,在取得监狱领导的同意后,一名有栽培经验的囚犯设法让这片园子重见天日,拯救了那些毫无生机的葡萄藤。2010年,在狱警的监督下,另一名罪犯用这些果实酿造了葡萄酒。虽然这些酒的口感实在是糟糕透顶,但监狱总管却由此萌发了一个念头:让葡萄酒专家来帮忙指导犯人酿造葡萄酒。

 

如今,这片葡萄园已打理得像模像样了。健康的葡萄藤扎根在富含铁元素的火山岩土里,享受着海上微风的吹拂,整齐划一地排列在朝东的圆形场地内,长势颇为喜人。花思蝶家族雇佣了15名犯人在葡萄园和酒厂内工作,他们可以在采收时节贡献一份力量,而且还可以获得与其他正式工人同等的薪水报酬。

 

对于岛上的囚犯来说,干其他工作只能领到一份象征性的微薄薪水,而酒庄丰厚的物质奖励无疑具有更大的吸引力,他们用这些钱既能添置心仪的衣物和洗漱用品,还能攒下来寄回家里。更重要的是,当他们日后另谋出路时,这段工作经历将派上很大的用场。

 

“在此之前,我还从没进过葡萄园,”一名罪犯在采收时说,“但在戈尔戈纳,我已度过了三个采收季,如今的我都能指导狱友进行采收工作了。”

 

“这些葡萄酒就是我们的心血,为此我感到无比的满足与自豪。出狱后,我希望能回到意大利南部,在自己的家乡继续从事这份葡萄园工作。”许多犯人也抱有同样的想法,之前就有两名犯人在出狱后继续为花思蝶酒庄进行工作。

 

Lamberto Frescobaldi说,这项活动的初衷就是让囚犯们重新认识自己,帮助他们重拾尊严。 

“在这样的特殊环境下,罪犯们会更加珍惜眼前的机会,他们会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酿酒环节中,他们从中也会收获到属于自己的价值感。因此,这些葡萄酒的背后也凝结着一份浪子回头的难能可贵。”

 

高频率的人员调动

 

Lamberto Frescobaldi回想起一段往事:“第一任酒窖管理员是位名叫Samir的穆斯林教徒,有一次我给他打电话,说自己要陪客人来酒庄参观,差不多要10天时间,希望这段时间里的酒窖可以保持一个干净整洁的面貌。我还在电话里调侃道,要干净到能反光的程度,让我必须得带上墨镜才行。”

 

“不过,他难为情地说道,自己刚刚得到了几天时间的回家探亲机会。于是我告诉他,没问题,你可以让别人暂时代替你的工作。但最终,他却取消了自己回家的行程,这让我非常感动,因为他是出于心中的责任感才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在Samir之后,第二任酒窖管理员掉下梯子伤到了自己的双手手腕,现在戈尔戈纳岛已经迎来了第三任酒窖管理员。之所以有如此高频率的人员调动,是因为酒庄想让更多的犯人参与其中,让更多的犯人有所收获,这对于犯人的身心改造是非常重要的。

戈尔戈纳小岛距离大陆有18公里的距离,如果碰上了坏天气,就会暂时失去与外界的联系。所以花思蝶酒庄的员工需要经常到访这座小岛,如果是采收季节,一名年轻酿酒师还会在岛上逗留20天的时间,来监督管理酒庄的酿酒工作。

 

“采收时间极为宝贵且非常短暂,而且没有再来一次的机会。” Lamberto Frescobaldi说到。

 

小岛上的生产效率并不如其他地区那样高效。“别处工人用三小时完成的工作量,换到囚犯身上,往往需要八个小时才能解决。但这并不怪他们,因为在监狱里待了这么久后,难免会不习惯于正常的工作强度和节奏,自然也不能指望他们会有同样高效的工作效率了。”他解释道。

 

戈尔戈纳的酿酒成本十分昂贵——公司每年需要支付13000欧的土地租赁费(约合10万元人民币),而在奇安蒂经典(Chianti Classico)产区,同样面积的土地则只需要支付1500欧元(约合1.1万元人民币)。如有必要,还需要更多的附加投资。Frescobaldi说:“要使用拖拉机,我们还得自行购买轮胎和发动机,同时还得为拖拉机支付保险费用。”总体来说,每年的投资成本大约要在10万欧元上下(约合76万元人民币),而小岛的年产量却仅有4000瓶。即使这些酒每瓶可以卖到90欧元(约合680元人民币),利润回报率也是少得可怜。

 

 

“监狱目前还运作着其他的社会项目,” Frescobaldi补充道,“但如果把利润看作是第一位的话,那这些项目注定是要失败的。我们这样做并不是为了赚钱,而是要回报社会,这是我们应尽的一份职责。 ”

 

好消息是,这些酒的品质都非常的争气。在Frescobaldi的指导下,犯人们又新开辟了一片维蒙天奴葡萄园,用以扩增日后的白葡萄酒产量。而今年秋天,戈尔戈纳的第一批红葡萄酒也将少量发售,这些酒是用桑娇维塞(Sangiovese)和少许的维蒙天奴红葡萄品种(Vermentino Rosso)混酿而成的,它们也是那幸存下来的四排葡萄藤的珍贵结晶。这些酒之后还会在圆土罐里进行陈酿,Frescobaldi说:“我们要把这些酒打造顶级佳酿。”

 

更厉害的是,连弗朗西斯教皇、意大利总统以及其他重要人士都已品尝过这些“罪犯白葡萄酒”了。虽然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看到监狱部门和花思蝶家族的良苦用心,再看到那些囚犯工人的尽心尽力,谁又忍心拒绝分享这样一份特殊的佳酿呢?



地址:北京市通州区运河核心区IV地绿地大厦1号楼22层22395 ICP备案号:京ICP备16039203号-3 版权所有